初识小岛

Delphia2018-06-19 22:06:20


飞机降落的时候,穿越云层几度颠簸,最后稳稳地落地,大家鼓起掌来,顿时觉得一股热气涌向鼻腔和眼眶,心心念念的小岛,我终于来了!

天气晴朗,从机场到青旅的路上,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看得让人欢喜。五月尚处在雨季,去之前还担心会遇到下雨或者大雾,但是一路出奇地顺利,唯一一次下雨还是在坐车途中,雾也是在山顶才出现,但是完全没影响看任何一个湖和火山口。

Sao Miguel是九个岛中面积最大的,东西向长62.1km,南北最宽处15.8km,居民占群岛总人口的1/2,首府Ponta Delgada就坐落在岛的南岸。岛上的景点分为西部的Lagoa das Sete Cidades(七城湖),中部的Lagoa do Fogo(火湖)和东部的Furnas。据说在Furnas有很多天然温泉,只要几欧元就可以享用,因为距离较远,我这次选择了中西部,毕竟也是我来这里的初衷。


在岛上选择了家高分的青旅Out of the Blue,并不如其名,与网上的介绍评价完全一致。从小巷走上去是一间不起眼的门,完全融入周围的民居,然而爬上二楼,走进房间,推开门,与卧室相连就是个花园。


花园里流水小桥,鸟语花香,秋千吊床,能想到的大概都有了,最重要的这里也是吃早餐和晚餐的地点。

每天晚上青旅都有不同菜式的family dinner活动,工作人员自制晚饭,只要付10欧元就可以吃上一餐有主菜,沙拉,葡萄酒的晚餐,还可以和在座的人聊天交友。照片上这个建筑你能猜到吗,是用来烤制pizza的。

然而也有雷区,我只看到菜单说是什么dumpling,本能地觉得是面粉裹着肉,就报名了。结果是德国黑暗料理,用面包块和土豆面粉鸡蛋和在一起揉成球,再浇上不可言说的酱汁,酱汁里混着蘑菇和类似面筋的东西,也就腌制的卷心菜能吃的下去。做饭的德国姑娘因为要结束在这的工作回家了,所以辛苦一下午做了家乡的菜。坐在她旁边的我,面对盘子里的大面包团胃里已经翻江倒海,违心地说“挺好吃的,只是我太饱了。”,她倒是一副不在乎的样子,旁边一个德国阿姨真会开玩笑“你可以打包啊,明天旅游的路上吃”,我当下只能保持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。


另一餐葡萄牙风味就好吃多了,章鱼烩饭,非常贴近中国胃。

每天8点半开始的轻早餐,现场制作的pancake,可惜总要早起赶行程,只吃到这一次,其他时候都是吃厨房里准备的面包果酱咖啡酸奶。

青旅的公共客厅,另一面是厨房。

一进门的小黑板上介绍了每天市中心的娱乐活动,有免费的音乐会,酒吧里的诗歌之夜什么的。


白天大家都在外面尽情享受自然风光,晚上回来聊聊彼此的见闻,后面的行程,互祝好运,有一种天大地大,英雄不问出处的潇洒。同屋的德国大姐坐公共交通yellow bus在岛上玩,意大利小伙和朋友租车加徒步,英国小伙骑自行车环岛。临近晚餐时分,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关注着花园里的动向,“看起来晚饭要开始了吗?”,“没,一点迹象都没有”,“我在厨房的时候闻到食物很香”(这句是我说的。。。。)



傍晚回来在吊床上晒了会太阳。


因为不想(不敢)租车,而且岛上有太多旅游公司可选,就参加了西部的一日游和中部的半日游。

半日游报的是Amazingtours,导游是欢乐的大叔Jose(Jose真的是葡萄牙数一数二流行的名字吧)。我记得这家评价很多的,不知道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报名,忽悠青旅另一个亚洲女孩未遂,就独享vip团了。

一日游报的是Funtastic Azores,因为当时问了几家只有他们的团会去我想去的七城湖观景台。(其他团说观景台需要步行一段时间,如果天气不好车开不上去,步行距离就会更长)导游是忧郁小青年,前专业摄影师Paulo。


Ceramica Viera

驶出市中心,一路向东路过好几个黑色的沙滩,第一站是自1862年开始经营的家庭陶瓷工厂。

Jose说一定是在中国学来的,还开玩笑这对姐妹的皮肤很好,因为每天都接触黏土。

与其说是工人,更像是艺术家,在风景如画的小岛,一笔一笔不紧不慢地描绘着,也不管这些盘盘罐罐有没有人买。

在青花瓷的基础上,又有很多彩色的图案,以中国人的审美,实在是喜欢不起来。但是这些瓷砖拼起来贴在建筑上,就又是另一番味道。Jose说他自己会在这买定制的写着门牌号的瓷砖,挂在房子外面,问我的房子是多少号。我说,我们的城市没有足够的空间,大家都住在很小的公寓里。。。

我也问Jose为什么岛上的房子五颜六色的,他说因为在独裁统治的时候,房子只能是白色和黑色,后来人们开始释放被压抑太久的天性,把房子刷成各种颜色。

葡萄牙也有过封建的旧时代,女性要穿戴这种厚重的斗篷把全身遮起来,头部是用鲸鱼骨支撑起来的。


Lagoa do Fogo

在岛中部是一个巨大的火山湖,据说葡萄牙人第一次来的时候看到湖中有火,因此叫它火湖。火山口的平均直径有2.8km,形成于15000年前,是岛上最年轻的火山。湖四周都是自然保护区,可以沿湖徒步但不可以下水,因为这里也是岛上饮用水的源头。Jose半开玩笑地说,“谁敢下去游泳,我就拿枪崩了他”。(他并没有枪。。)

到达旁边的制高点Pico da Barrosa俯瞰火湖

上下山的路特别陡,爬坡的时候眼前能看到的就是一片天。

在低一些的位置看不同角度的火湖。

Jose看我对绣球花很喜欢,一路上就帮我留意,看到开好的就停下来叫我拍照,说这样可以让大家参考花的大小,“不然他们不会相信有这么大的绣球花”。


Ribeira Grande

Ribeira Grande中文就是大河的意思,因为曾经这里有一条大河流经,葡萄牙人命名的规则真是浅显易懂,现在是岛上第二大的城市。

市中心的河大概就是昔日的“大河”吧,远处的水渠或许见证了历史。

岛上的地热资源衍生出的一种烹饪方式,就是把食物放在罐子里放在地下,几个小时再取出来就熟了。蒸汽的温度很高,并伴随着臭鸡蛋味。在城市附近就有向公众开放的场地,可随意使用。


Ponta da Ferraria

在岛的西北角有一个天然形成的乱石中的游泳池,并且水是温的,传说以前受伤的病人会特意来这里治疗。


没带游泳衣的我和Paulo坐在旁边学习摄影知识,同行的德国大姐Olivia在里面美美地泡了个温泉。刚上车的时候Olivia和我打招呼,我都还觉得很正常,直到在这里下车,我才发觉她的右臂只有上半截,顿时肃然起敬。

后来一个人跑去看海,随着海浪的起伏,这个火山石中间的空洞不停地被灌满,再放空,放佛有种魔力吸引着我。旁边有个游客也看了半天,不由地惊叹“太神奇了”。


Ponta do Escalvado

眺望远处放养的牛群,跟paulo感叹道“在这里做一只牛也很幸福啊”。因为一年四季温度适宜,岛上的牛都不需要牛棚。


Sete Cidades

在绿湖旁边,拍了这张全景,照片上就是满头红发的Olivia和有8个手指的Paulo。放下相机,突然想起来把帽子忘在刚才吃饭的餐厅,好脾气的两个人跟我一起回去取了帽子。在餐厅的时候,三个人互相猜年龄,又一次被Olivia震惊了,她居然已经60多岁了。。Paulo正在为即将到来的28岁生日焦虑。。


Miradouro da Vista do Rei

在半山腰的国王观景台俯瞰七城湖,蓝湖的蓝不太明显,因为上方有云。身后路边有一家废弃的酒店,是法国人投资的,当时旅游业还不发达,盖了一半就停工了,据说刚被中国人接手,要建成一个精品酒店。


Grota do Inferno(地狱之口)

想象一下,站在这里看着脚下的几个火山同时喷发,大概就像是地狱的景象。Paulo说,遇到好天气,眼前的美景分明就是天堂。

观景台上游客络绎不绝,中间竖立的木头上写着PEACE IN THE WORLD。


葡萄牙的海鲜以物美价廉著称,岛上又传说“每个人两头牛”,不过吃多了就觉得,嗯,肉是好肉,但跟中国美食比起来还是太单调了。

排名第一的餐厅Tasca,中午时分人满为患,坐在门口等了好久才被店员安排座位。


菜单很有趣,做成了一份报纸,头版是所有工作人员的合照。

炸章鱼很有名,但只是小份的前菜,非常有嚼劲。

牛肉菠萝烤串,菠萝也是岛上的特产之一,是在温室里种植的。

另一家不知名的餐厅,内部装潢好像带人回到中世纪。

辣椒三文鱼,辣椒是用盐腌制的,特别像湖南的剁椒。跟Paulo吃饭的时候,我拿了一块鳕鱼在吃,他突然说“你知道我们不吃鱼皮吗?”,我就愣了,“不知道,你们不吃鱼皮但是却连鱼皮一起烹饪吗?”,”是的,如果你不方便用刀叉我可以帮你把皮去掉“,“没关系,其实我们中国人觉得鱼皮很有营养”,在一丝尴尬中我继续吃着鱼皮。

kima是岛上的百香果汽水品牌,自从喝了一次就上瘾了,午饭必点,后来发现超市里卖的价格是餐厅的一半。

因为过节,码头沿岸都是快餐摊,卖啤酒,热狗。2欧一个的热狗里面刷一层芥末酱,一层蛋黄酱,一根香肠,铺一层胡萝卜卷心菜丝,辣椒片,再一层蛋黄酱,一层超细的炸薯条,丰满到让人无从下口。。低头看石板路的夹缝里有好多洒落的薯条。


岛上的房子们,配色各异又完美地融合在一起。

修剪后等待夏天的梧桐树(是梧桐树吧?造型有些狰狞)

岛上的购物中心,一进门就被头顶巨大的鲸鱼迷住,坐在下面喝咖啡发呆,看着天色渐渐暗了,才去超市买草莓酸奶。购物中心里有TBS,Mango,大到让人迷失自我的超市,与大陆的城市没什么不同,物价也相差无几。

城市之门的日和夜




节日

复活节后的第五个星期日是Sao Miguel岛很重要的一个节日Lord Holy Christ of the Miracles (Portuguese: Senhor Santo Cristo dos Milagres),这一天人们会聚集在市中心修道院前的广场,在地上铺满鲜花,簇拥着耶稣的木质雕像游行。传说节日的由来是因为某次地震,人们把耶稣的雕像抬出来,地震就停止了,从此以后每年都会庆祝。

欢庆活动会持续一周,远在世界各地的家人都会回来参加庆典,也是小岛最热闹的一段时间。没好好做攻略的我恰好错过了周日游行,就看看别人发的图片吧。


广场上的小丑在拍照的间隙跟我打招呼,然后又装作很自然的样子被拍照。

六天后再次回到Sao Miguel,晚上还有修道院的彩灯看。

广场中间是免费的音乐会。与相机的iso,光圈,快门斗争了好久,就是拍不出眼睛看到的效果,是一种明亮又温暖的光线。在大洋中的小岛上,陌生的人群,街道,夜晚,却莫名地安心,彼时脑子里想的完全是“如果人间有天堂,大抵如此吧”。